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我对你没兴趣
抬头一看黎景深在面对自己生活现实时,仍是事事都袒护着娄浅,就和原著《黎少独宠小甜妻》里的男主黎景深一模一样。季凝对这人倍感十分失落。老实说,她并不不喜欢那样的男主,虽然是个人都要有自己的软肋,但总要有个底线。但是她迅速又忆起,黎景深是有底线的,而已在面对自己老实说,她并不喜欢那样的男主,虽说是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软肋,但总得有个底线。不过她很快又记起,黎景深是有底线的,只是在面对季婕和娄浅的问题的时候,他才会做到公正!。...

只见黎景深在面对现实时,仍是事事都偏袒着娄浅,就和原著《黎少独宠小甜妻》里的男主黎景深一模一样。季凝对这人感到非常失望。

老实说,她并不喜欢那样的男主,虽说是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软肋,但总得有个底线。不过她很快又记起,黎景深是有底线的,只是在面对季婕和娄浅的问题的时候,他才会做到公正!

想想季凝也是上了黎母的当,才会偷走她父亲电脑里的设计图,拿过去给黎母。

黎母并不是什么好人,分明知道季家人很在乎欣诚酒店,却故意旁敲侧击的找季凝打听,与那家酒店有关的一些事。还暗示季凝,只要拿出实际行动来了,以后定不会亏待她。

季凝深信不疑,当然照做。

黎母非但没劝季凝把设计图还回去,反而还欣然接收,并且给季凝开了空头支票,把季凝哄得团团转。

她不是原来的季凝,岂能怕了黎母和黎景深?索性挑明了说给黎景深听:

“你别把自己太当回事,我真对你没兴趣。想想你妈那么个三观不正的妇人,能教得好谁?看看你,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在她拿出了证据的情况下,都还能偏袒娄浅那个贱渣,能算是什么好人?

书里的黎景深对娄浅有很深的情义,这种感情超过了友谊的界线,却又无关爱情。大约就是很多人所理解的那种“友情之上,恋人未满”的感情吧。

正当季凝思索之际,黎景深又问她话了:

“你还小,才二十岁,我劝你最好别太狂。往后的日子还长,谁能保证,你能用实际行动证明,你对我没兴趣?”

季凝一脸不屑,很想对黎景深说:

对你有兴趣的是原来的季凝,又不是我!你个自恋狂!

可是她心里明白,若是她此刻对他说出这种话,以后必将会成为,他和另一些不怀好意的人们笑话她的理由。只是冷冷地说道:

“也行,咱们且走着瞧。”

要说季凝当初偷了父亲的设计图去黎家,是没抱着想见黎景深的目的去的,她也不会信。只是季凝还是有几分胆怯,在去了黎家后,并不敢大张旗鼓的去找他。

所以在把设计图交给黎母之后,还是感到不大甘心,决定要找个人帮帮她,把黎景深给约出来见个面。

于是季凝就想到了,跟黎景深是青梅竹马,且住在黎家附近的别墅里的娄浅。这才给娄浅发了消息:

【浅浅,睡了吗?黎伯母请我过来吃宵夜,我说让她多准备一点,好给你送过去。你要是没睡的话,不如就过来和我一起趁热吃点?】

宵夜肯定是没有准备的,季凝却敢大胆的忽悠娄浅。因为她知道,那个人也会不放过,任何一次见到黎景深的机会。

果然娄浅连信息都没回复,在十分钟之内就赶到黎家来了。

渣女一赶过来,既没见到宵夜,也没见到黎景深的身影,自是对季凝产生了恨意。不过在黎家的客厅,当着黎伯母那个长辈的面儿,不好把那些情绪表现在脸上。反而还佯装好心的告诉季凝:

“今天有些晚了,不如我送送你。”

黎伯母对娄浅是很放心的,当然是答应了,转身就离开客厅。

季凝往大厅门口走去,谁知站在她身旁的娄浅趁她不备,上前抬起右脚就将她绊倒在地,当即昏了过去。

若是黎母不让人送季凝来医院的话,兴许季凝会说谎,是被娄浅给推倒后伤了头,所以晕倒。可一被人送进了医院,就有了诊断结果,是她贫血所致。

记得有一次,季凝的祖父让她和季婕都跟着去赴宴,她选择了一件晚礼服,和季婕穿的礼服是差不多的款式。

可是当她和季婕,同时出现在黎景深的眼前时,她听到黎景深夸季婕的礼服漂亮,感到不服气。

黎景深反问她:“谁让你不如别人身材好,还学着人家一样穿戴打扮?自己都不知道照镜子看看?”

季凝感到自尊心受挫了,黎景深都不管究竟是她撞衫季婕,还是季婕撞衫她,就无端暗讽她模仿人家打扮,说她东施效颦。

为了让黎景深对自己刮目相看,本来就不胖的季凝,在那场宴会结束后回到家,楞是默默给自己制订了个严格的瘦身计划。

于是就一天只吃一点饭,连牛奶和咖啡都不喝了,也不吃水果。本来是个健康的人,在坚持减肥一个星期之后,开始感到困倦和乏力了。

有次看到季婕在家里的游泳池游泳,也想去游泳健身,结果是还没走到游泳池边,就晕倒了。

没过两天,季凝在黎家,又被娄浅给推的晕倒。

她在穿越过来,接受了季凝的躯体后,也曾假装自己在休息,还偷听到过厉芸和黎母在通电话时说的话。

“是,我的凝儿确实是体质弱了点,需要补补。”

“也多亏是她在你们家,有你这个长辈疼爱她,就及时送她来医院治疗了。嫂子,你对我们家人的好,对我们的凝儿的好,我都知道。”

“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说,凝儿和景深是多年的朋友,而且又比较愿意和景深沟通。我是想请您带着景深来看看凝儿,对于凝儿来说,多少也是一种欣慰。”

“好,那就麻烦嫂子和景深了。我替凝儿感谢你们。”

“……”

她当时听了,很想问厉芸:这么委屈自己去讨好人家,只为了让那个讨厌的妇人带黎景深来,有意思吗?

人要活的有尊严,懂不?

但是她极力忍住了,厉芸是她如今的母亲,不管她有多不喜欢厉芸这样处事的风格,她都不能指责自己的母亲。

于是她痛苦的装睡,结果没过一会儿,就真正的睡着了。

再次醒来,才听厉芸说,黎母要带黎景深来看望她的事。

她确实是身体不适,然而她晕倒的事,并不能全怪在娄浅身上。可能黎景深就是知道这个原因,才以为她是想讹娄浅什么,就提醒她不要太过分。

但她就事论事,娄浅推倒她本来就是不对的,不管有没有把她伤害成什么样。她和黎景深说了这么一会儿话,感觉口干舌燥,头仍是昏沉沉的。

很想起床倒杯水喝,奈何动了动身子,很疲软,只好让自己再坚持一会儿。

却就在这时,之前站在病床前,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她足有一分钟的黎景深,竟然打开装了鸡汤的饭盒,端过来要喂给她喝。

季凝一见到这情景,惊得嘴巴张成了“0”型:不可能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fn id='dEo'><blockquote></blockquote></dfn>
    <label id='frBQCp'><bdo></bdo></label>
        <label id='kSAuKUO'><dfn></dfn></label>
        <nobr id='HqV'><font></font></nobr><abbr id='wAy'><option></option></abbr>
          <address id='MU'><i></i></address><strong id='Qhpr'><ol></ol></strong><center id='pVasHU'><dfn></dfn></center><option id='kyqNsYw'><s></s></option>
          <nobr id='CGNqPdxw'><acronym></acronym></nobr>
              <bgsound id='JOZ'><listing></listing></bgs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