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犬脸的怪人

灵魂画手 第二章 犬脸的怪人

作者:无籽甜瓜 小说:灵魂画手 更新时间:2022-06-24 10:08:09
第二天、第四天……高凡陆陆续续在画展上临摩了两周的《地狱之门》,那老头隔三差五就回来溜达一圈,有时候候自己来,有时候候带着他好看的孙女。老头也是傲骄,明明很去欣赏高凡,否者会来了画展,就在高凡背后一站,仔细一看是半个半小时,但明明每句话都横眉毛竖眼睛的老头也是傲骄,明明很欣赏高凡,否则不会来了画展,就在高凡背后一站,一看就是半个小时,但偏偏每句话都横眉毛竖眼睛的挑刺,说高凡线条画得烂,色彩一塌糊涂,唯有整体布局还值得一瞧。。...

灵魂画手

推荐指数:10分

《灵魂画手》在线阅读

第二天、第三天……高凡陆续在画展上临摹了一周的《地狱之门》,那老头隔三差五就过来转悠一圈,有时候自己来,有时候带着他漂亮的孙女。

老头也是傲骄,明明很欣赏高凡,否则不会来了画展,就在高凡背后一站,一看就是半个小时,但偏偏每句话都横眉毛竖眼睛的挑刺,说高凡线条画得烂,色彩一塌糊涂,唯有整体布局还值得一瞧。

“小子,你得学荷尔拜因,好好瞧瞧人家的线条和风格,现在你画这是什么玩意,矫揉造作,一文不值!”

“我的偶像是蒙德里安,学荷尔拜因那得画得多累啊。”高凡慢悠悠得说。

蒙德里安,就是那个晚年只画红黄蓝格子,然后能拍出天价的艺术家。

“还没学会走,就想跑,孺子不可教!”老头用手杖顿地,气乎乎得走了。

高凡落了个清静。

因为这是个关键时刻。

经过一周的临摹,高凡收集到的SAN值,已经达到了98/100,果然《地狱之门》这幅画带着神奇的魔力,而高凡从其中临摹的人物小样,已经达到二十三个。

由于画展上不让再开画展,所以这些小样只能罗列在高凡的学校寝室里,可惜的是,离开《地狱之门》这幅原作后,那些小样,也只是一个个扭曲的人脸,做不到降低SAN值的作用。

高凡觉得,《地狱之门》描绘出了绝望,在这副原作的映衬和感染下,观众才会对高凡临摹出的扭曲人形,有宛如‘理智被污染’般的感触。

也就是说,高凡实际上是站在了前辈的肩膀上,才能把绝望撒落人间。

高凡很感激这位无名的大师前辈。

临摹一周之后,高凡再次确认,画这幅《地狱之门》的画家,是位大师,一位中西结合的大师。

大概得是徐悲鸿那样的人物吧……大概吧,高凡目前没有那么广阔的视野,也无法判断。

高凡一直被称为有天赋,他喜欢油画没错,但对于被过度强调的油画技巧,他并没有太多热情,静物写生是他最讨厌的功课,嗯,除了《水煮香蕉》那次,所以老头说他欠缺基本功,他也没脸否认。

总之,现在SNA值到了98/100,高凡像一只等待猎物上钩的蜘蛛那样,趴在自己由三幅被他称为《地狱众生速写》的作品之间,等着好奇的人类来被污染精神。

只摆三幅是因为再多就不让摆了。

高凡试过摆出全部结果被保安给‘拆除’了。

因为超过十幅的话,就已经相当于在展馆里给自己开了个小画展。

同学们当时看着高凡这么干,眼睛里都冒光了,竟然还有这么无耻又有效的作法,毕竟,‘开画展’这三个字在任何美院学生耳中,都是人生最高成就。

于是看着高凡的‘画展’被保安拆除,大家一边笑话高凡一边流露出遗憾的表情。

《地狱之门》的悬崖上,共有二十三个人,现在高凡已经临摹到最后一个,而到了现在,参观画展的人已经越来越少,距离画展结束还有三天。

能不能在这三天里,把剩下的2点SAN值搞定,高凡心里也没底。

这时,背后又传来压迫感。

高凡觉得是那老头又来了。

这一位老人家的精神无比坚固,盯了高凡一周,连一丁点SAN值都没贡献给高凡,着实让高凡有些烦躁,考虑着是不是把在寝室床底下压箱底的禁忌之物《双盘吸虫》拿来给老头品品。

但……有点不对劲。

高凡听到了有点粗重的喘息声。

这种声音有点像是……渴了的狗。

他讶然转头,看到了一个戴着帽子的‘怪人’。

正值六月初夏,他却穿着一件黑色风衣,戴着顶黑色圆檐帽,把面孔低低的遮掩在帽檐下,借着展馆外射来的微弱阳光,高凡望见他的鼻子和嘴巴呈现一种怪异的突起。

他站在那,身形高大。

像是一座突兀出现的山。

不止遮蔽了阳光,甚至让高凡觉得有点阴冷。

怪人站在那端详着墙上的画作,像是入迷了一样,同时口鼻之中不断发出‘嘶嘶’的激动声音。

高凡悄悄侧过身体,试图更加清楚得看清楚这一位的长像,但他没有得逞,因为怪人忽得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就走,大步飞奔,由于走得太快,还撞到了一位保安。

保安也人高马大,却被怪人撞得一个趔趄,几乎飞起。

“哎!你站住!你谁啊?”保安追上了去。

怪人却越跑越快,很快消失在高凡视线中。

而高凡此刻仍然处于一种诡异的惊悚状态中,因为刚才那一刻,他似乎看清了怪人的脸,那是……一张狗脸?

齿部突出,下颌后缩,一双眼睛像是阴冷的黄玉。

这得……遭到多大的车祸才能毁容成这样啊?高凡掐着下巴思考着,这张脸画出来也许会有点冲击力?

展览第八天过去,到闭馆时分,高凡终于从一位带着女儿来参观的妈妈身上,得到了第99/100点SAN值。

妈妈看着高凡的画作,呢喃着‘好恶心’的时候,那个五岁的女儿反而饶有兴趣得问高凡,‘哥哥你是在恶作剧吧?’

天真的孩子总能看透世界的真相。

闭馆了,高凡扛着画架,一路搭公交车回到天美。

回到宿舍,恰好看到同舍的林森浩也在。

天美的美术生是两人一间宿舍,但或者是宿舍人数越少,关系越差,或者是美术生都比较特立独行,反正高凡和林森浩彼此都看不顺眼,不咸不淡的打了个招呼,高凡就从床底下拿出这一周的收获,摆了起来。

感觉像是在摆拼图。

除了画那二十三张脸之外,高凡顺手也画了其他部分,因为临摹算是一节课,要交作业的,现在这幅《地狱之门》等于被分解成了五十块,一一结合起来,就变成了十倍面积的临摹品。

“你描的那幅‘佚名’?”林森浩问。

“嗯,你临的是冷军?”高凡瞧了一眼林森浩的作品,一幅超写实主义画作。

这足够说明两人间的问题出在哪了,印象派与写实派是天生的对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l id='Fg'><base></base></l><i id='kdo'><i></i></i><var id='FckWASi'><samp></samp></var><tt id='ufWY'><optgroup></optgroup></tt>
    <pre id='aIbFbx'><marquee></marquee></pre><var id='iAUf'><option></option></var><sup id='MopAE'><ol></ol></sup>
    <blockquote id='tiIl'><optgroup></optgroup></blockquote>
    <dfn></dfn>
      <var id='RWYWUS'><dir></dir></var><kbd id='NPTnk'><caption></caption></kbd><abbr id='QxfM'><dfn></dfn></abbr>
        <xmp><blockquote></blockquote><abbr id='NFbueKH'><q></q></abbr>
        <font id='IOO'><center></center></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