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这个婚我离定了
我叫佟晓琴,去年32岁,是一名互联网打工挣钱人,我与其他的IT程序员像,每日的工作是不停地的码代码,修复好BUG,工作豪无波澜却连声周末加班,一直到我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孩子。我在二十六岁那一年被父母催婚,虽然相来相去总是会找将近一个最合适的男人做老公,一直到周末加班我在二十八岁那年被父母催婚,但是相来相去总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男人做老公,直到加班导致阑尾炎发作去医院认识了段宇医生,我才明白什么叫劫数难逃。。...

我叫佟晓琴,今年32岁,是一名互联网打工人,我与其他的IT程序员一样,每天的工作就是不停的码代码,修复BUG,工作毫无波澜却连连加班,直到我结婚有了自己的孩子。

我在二十八岁那年被父母催婚,但是相来相去总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男人做老公,直到加班导致阑尾炎发作去医院认识了段宇医生,我才明白什么叫劫数难逃。

他叫段宇,是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现在是渝城江南综合医院的一名医生,我就是被送入了他的手术室。因为我害怕留疤,在手术前我要求他不要给我留下太长的疤痕,但是他却冷冰冰的告诉我:“你长的又不好看,不用担心留疤。”就因为这句话我和他杠上了,你可以说女人懒,也可以说女人胖,但是你要说一个女人长的丑,那就是彻底把这个女人得罪了。

我动完了手术,特别想喝水,但是身旁连一个人都没有,于是我呼叫了护士,可是半天都没有反应。

我的嘴唇都快裂开了,我用舌头微微地舔了一下上嘴唇,却无意间感觉有几滴水珠落在了我的下嘴唇,所谓久旱逢甘露,处于迷糊中的我不停的吮吸着这仅有的甘泉,还不停的发出孱弱的声音:“我还要,我渴,给我”。

我一点一点的抿着自己嘴唇,深怕漏掉一滴水,过了一会,我慢慢睁开了双眼,看见了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人站在我旁边,我以为是护士,并勉勉强强的说了一句:“谢谢。”

“不用谢”这个声音富有磁性且感性十足,迷糊中我看清了他的轮廓,他的双眸好似春日的阳光,温柔且耀眼,宽窄的脸庞上有一个高挺的鼻梁,我一时无法形容这样的男人,突然想到那句古诗:“幸得识卿桃花面,从此阡陌多暖春。”于是我就沦陷在这个面冠如玉的英俊男人怀里。

结婚时,我问他:“你不是说我长得不好看,那你干嘛要娶我。”段宇却笑着对我说:“我娶的是老婆又不是娶花瓶,要好看干什么,实用最主要。我是医生,工作太忙了,这个家以后要辛苦你了。”

只能说明那时的我真的很幼稚,二十八岁的人还不能看清现实,人家愿意要你不是因为你的外貌,而是因为你能帮他处理一切家庭事务。

段宇和我一样都被催婚了,不过他深知自己的工作性质,所以他绝不在同行中寻找伴侣,而我了如果不加班还是会有很多空余时间,于是我成了他的目标,也成了段宇的后勤部长。

我生孩子时,他不在我身边,因为有一个大型手术他需要去观摩,坐月子时是亲妈来照顾我,段宇的母亲看见我生的是女儿就一脸鄙视,来了几天就走了,我无奈只能忍受着产后的剧痛给孩子喂奶换尿片,可是他却在医院值班。

我妈对我说了一句肺腑之言:“还以为你嫁了一个医生会很幸福,未曾想过的还不如单身时候,早知道我宁肯你孤独终老,也不要你受这种活寡。”我无奈地笑了笑,这是自己种的苦果,只能自己吞咽。

“我不管,这个婚我离定了,我希望段医生明天十点钟能准时到达民政局,我会在那里等你。”我终于爆发了,在2021年的7月31号我给他打去了电话通知他明天办手续。

因为明天是8月1号,也是我32岁的生日,我会牢牢记住这个日子,这是我重获新生的日子。

8月1号这天我终于告诉段医生:“这四年的婚姻让我过的痛苦不堪,你如果还对我有一丝爱意,我请求你放我自由。因为你,我在这四年里学会了洗衣做饭,学会了擦窗洗地,还学会了手提柴米油盐酱醋茶,也学会了自己抱着孩子独自逛街,我做这些事的时候你都不在。”

段宇却为自己辩解:“我的工作性质你很清楚,我也要挣钱养家,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和孩子,我懂你的辛苦,但你不能理解我的辛苦吗?”

我轻蔑的回怼了一句:“你懂我,那你就应该明白是你让我变得强大和无所不能,你能挣钱养家却不能照顾我和孩子,现在我也能挣钱养家还能照顾孩子,所以你可以从我们母女的世界里离开了。段医生,你已经辜负我了,希望你不要辜负下一个姑娘。”

从民政局出来我还不忘回头告诫她一句:“段医生,希望你还能找到一个像我一样长得不好看的姑娘,至少她还能为你做几年的免费保姆。”

段宇猛然抓住我的手,硬生生把我拽回了他的怀里,我极力挣脱却无能为力:“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没有爱过你吗,你难道认为我娶你,只是因为你是一个会生孩子的免费保姆吗?”

我奋力挣扎并扇了他一个耳光:“难道不是吗,段医生,你用这张诱惑人的外表把我弄到手,你的目的不就是如此吗?现在我醒了你却不舍,可笑,我上过一次贼船了,不会再重蹈覆辙。”

我潇洒的甩头从段宇的身边大步向前,这种自由自在的日子实在是无比舒心,我暗暗对着自己发誓:我要把这四年的苦闷生活统统抛掉,重新为自己活一次。

可是我好像忘记了一件事,今晚是九星连珠,据说九星连珠的日子会出现时光倒流,逆转时空的事情发生,上个世纪的前苏联就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研究这件事,我记得从一本科技杂志上看见过这篇报道,但是却不记得具体的内容,虽然电视新闻一直在报道这件九星连珠的事情,不过我现在的全部心思都放在女儿身上。

“哎,这个闹腾的小魔女终于睡着了。”我终于有机会躺在沙发上休息了。

“我说,晓琴啊,明天妈妈就带着欣欣回老家了,你好好安心工作!”可能是太累了吧,我勉强的答应了一身“好”,随后我便躺回了自己的床,最后呼呼睡去,离婚后这是我睡得最舒服一次,不用再担心半夜回家的段医生把我吵醒了。

早晨,我渐渐地睁开了双眼,却发现客厅干净整洁,连女儿欣欣的玩具都没有了,我猜测是母亲把孩子带走后也随便带走了玩具,我没有多想就去洗漱了。

但当我去冰箱里找东西吃才发现连一杯牛奶都没有,鸡蛋、面包还有各种水果都没有,我开始抱怨起来:“我妈是有多抠门,居然连冰箱里的食物都搬走了,我现在吃什么。”

没有办法,实在是太饿了,我记得欣欣房间里还有一些没有吃完的饼干,并且还有一些小零食,所以我只好打开了欣欣的房门,但是眼前的状况有点奇怪,床铺干净整洁,地板也一尘不染,连欣欣衣柜里的衣服也没有了。

“不对啊,这是欣欣的房间吗,怎么连欣欣的照片都没有了。”我看了看墙壁上连一张欣欣的照片都没有。

“我妈把欣欣的房间打扫这么干净作甚,有必要把照片也带走吗?”我的脑袋充满了无数个问号,于是我找到了电话准备打给我妈问清楚。

“不会吧,这个电话不是已经被我二手回收了吗,怎么会出现在我房间里,我现在应该用的是一个5G电话才对啊,怎么变成4G了。”我感觉自己从一早上起来就中邪了,直到我这个4G电话铃声想起。

“什么,这是四年前我使用的铃声啊,今天怎么了?。”我看见电话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我硬着头皮接通了这个电话,同时我的脑子里竟然出现了“鬼来电、午夜铃声等一些恐怖画面。”

“喂,哪位”

“什么哪位,我是你妈,我想问你明天是你28岁的生日,你回家过生日吗。”我一脸懵逼的听着电话里的声音,是我妈的声音这点我能肯定,但是她是不是老糊涂了,我32岁的生日都过完了。

我莫名其妙的问她:“妈,你是不是脑糊涂了,昨天我不是才过了32岁的生日吗,怎么又过28岁的生日啊。”

“你才糊涂了,晓琴,你不会加班加傻了吧,明天才是8月1号,你连自己的生日都忘了,还32岁?你自己几岁都忘记了吗。”

我突然想到了昨天的新闻有九星连珠逆转时空的报道,我赶紧去客厅翻看了台历,果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看见台历上赫然印刷着2017年7月31日,这是我28岁那一年,也是我认识段宇的那一年,时空逆转呢?回到了四年前与段宇相识的时间,难道这是在暗示我什么?

我回到了四年前,意味着我可以重新安排一次自己的人生,所以从明天起我必须时刻牢记,我今年一定不能去江南综合医院,也绝对不能让阑尾炎发作。时光能再次倒流是对我的垂青,我必须珍爱事业,远离段宇。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
<marquee id='RgQfnJFD'><acronym></acronym></marquee><marquee id='HXlUtu'><bgsound></bgsound></marquee>
    <blockquote id='iOeqcX'><u></u></blockquote><basefont id='LLYDEa'><strike></strike></basefont><basefont id='FGWsGkmK'><address></address></basefont>
      <code></code>
      <sup id='ZPUNhe'><legend></legend></sup>
      <q id='vXHCTuk'><q></q></q><q id='uFHRjuY'><caption></caption></q><base id='Gtc'><sub></sub></base>
        <code></code>
        <blink></blink><font></font>
        <thead id='jk'><label></label></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