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江南医院
我非常的清楚自己的噩梦开始于江南医院,所以从2017年8月1号开始我发誓自己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绝不能踏入江南医院。但是事与愿违,或者说越不想发生的事情却偏偏要发生,我出门叫...

我非常的清楚自己的噩梦开始于江南医院,所以从2017年8月1号开始我发誓自己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绝不能踏入江南医院。

但是事与愿违,或者说越不想发生的事情却偏偏要发生,我出门叫的是网约车,起的太早就在车上睡着了,但是没有想到师傅直接把我带到了江南医院,理由是我提交的终点站就是江南医院,那时我才发现原来我的手机把江南医院设置为常用地址,这个奇葩操作也太让我诧异了。

不过我只是到了江南医院的门口,我坚决不走进去,我立马打了一个车去自己的公司上班,但是事情就是这样不可思议,我打的车一直在江南医院附件打转,司机的理由是上班高峰期,医院周围无论哪一条路都太堵了,开不出去。

于是我下车走了两条街去坐轻轨,上班高峰期太堵,轻轨人又太多了,我只能硬着头皮使劲往上凑,或许是因为我出门前没有看黄历,我竟然坐反了方向,这不是去我公司的路,我必须去对面重新坐车,此时的我受到了一万点暴击,理由是我不想再经过江南医院站台。

但现实就是如此残酷,我坐上了对面去我公司方向的车,可是轻轨站开至江南医院站台的时候停了下来,理由是由于线路故障问题,我必须更换车辆乘坐。我无奈下车,但是江南医院噩梦还在继续,一群乘客因为更换车辆的原因在站台上吵了起来,我不想趟这浑水,就把自己的身体往人群外面靠,但是人就是这样霉运不断,我被一个莫名其妙飞来的异物砸伤了脑袋,我当场不省人事的躺下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却躺在了江南医院的急症室,我看见了江南医院的各种标签,也看见了白大褂上江南医院的标志,我意识到自己还是没有逃出噩梦,于是我立刻告诉医生:“医生,我没事,我现在很好,我要上班,我先走了。”

没想到急诊科的一个女医生把我拦住了,“我没有见过要钱不要命的人,年轻人,不能为了工作连身体也不要了,你先躺下,你是属于误伤,你放心,你的医药费有人报销。”

我一时无语,我现在特别想拔腿就跑,但是这个女医生特别强势,还让两个护士看住我,我却告诉他们:“我身体现在非常好,只是脑袋被砸了一下,没有任何问题,我求求各位白衣天使放我离开吧。”

“哎,你这个女孩还真是奇怪,我们只是带你去做检查,又不是要囚禁你,你为什么求我们。”一个年长一点的护士略带嘲笑的语气对我讲。

“不是,护士姐姐,我赶着上班,今天的工作特别重要,我不能迟到,你们这里太堵了,我肯定来不急了,要迟到了。”我还在不断央求着这群白衣天使放我离开,我不是害怕迟到,我是害怕劫数难逃,只要不与他见面,我就不用再去过四年痛苦的婚姻。

“既然来不及,就不要去上班了,反正已经迟到了。”我知道世间的劫数终究还是要来的,我听见了他的声音,也听见了一群小护士的嘀嘀咕咕,因为段宇走到任何地方都会引来一群莺莺燕燕,我已经习惯了,当然我也习惯了段医生不停的询问。

“她就是那个脑袋被砸了的女人,还好是被砸了一下,你们先带她去做脑部扫描,看看有没有脑震荡或者其他问题。”段宇对护士安排了我的检查工作。

我倒是不想看见他这张脸,毕竟看了四年,他也没有对我露出太多的笑容,我认为他看患者的诊断报告书露出的笑容也比给我的多。

我实在是不想继续这场噩梦,既然没有办法避免与他相见,那就不如赶快逃离只要不再与他有瓜葛就可以了,所以检查完毕后,我告诉带我来的护士自己胃不舒服,想让这名护士去早餐机上帮我买点早餐,她同意了,于是我趁着这个机会悄悄的逃出了医院。

我终于成功的回到了公司上班,只要熬过今晚我就可以彻底改变那四年的悲催生活,我非常清楚自己是因为加班导致阑尾炎发作才被送去江南医院,所以今天老板要求我加班,我坚决的拒绝了,还告诉老板只有今晚不能加班,其他任何时间都可以,并且还想老板承诺,未来的自己将全身心的投入公司工作,把自己全部奉献给公司。

老板听完我的一番慷慨陈词后,居然眉开眼笑,不但同意了我的要求还允许我明天开始把自己的年假用了,因为老板觉得我好像很久都没有休假了,连新来的同事都被我的举动震惊了。

“晓琴姐,你实在是太伟大了,你把自己奉献给了公司,你以后结婚生小孩怎么办。”我项目小组的魏小刚用崇拜的样子看着我。

我没有回答他,我只是告诉我项目小组的其他人员,“从明天开始,你们的晓琴姐休年假,你们完成自己手里的工作即可,也无需向我汇报,自由发挥,我现在只想订机票出去旅游,如果有其他问题你们去找何小雨老师处理,Are you ok”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回答我OK。

这种感觉太舒服了,好久没有被工作氛围包围,也好久没有出去旅行了,那四年我都是在照顾家庭和孩子,工作总是碰壁,还面临失业风险,老板不待见,同事不理解,最重要的是孩子还在家中哭闹,我曾经很多次一个人悄悄流泪,可那时的段宇医生却连我的电话都不愿意接听,理由是有病患来了。

我定好了去新疆的机票,这是我多年向往的地方,立秋之后,胡杨林应该是最美的时刻,我自己还在慢慢畅享旅行计划,没想到时间来到了五点钟,我终于可以安全无误的下班回家,我的心理还在默默庆幸:“段医生,我们终于拜拜了。”

“晓琴姐,你的快递,原来今天新闻报道上说有人在江南医院站台被砸了的人是你啊”魏小刚的话一下子刺激了我。我立刻跑过去签收快递,并质问魏小刚:“你是怎么知道我今天被砸了。”

魏小刚指了指快递单上的留言:“寄给今天在江南医院站台被砸的佟小姐。”

我一下子火光冲天,如此私密且难堪的事情是那个混蛋给我泄露了出去,竟然还给我寄来了快递,我拆开了文件袋,发现里面是几张CT图还有一份检查报告,上面标注的是江南医院而且还看见主治医生上签着“段宇”的名字,我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难道我真的无法摆脱江南医院这个噩梦,我注定无法脱离段宇吗?”

“不,我不要,我坚决不要,我不要再和他有任何关系。”我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让办公室在场的所有人都咋呼了,很多人都以外我是脑袋被砸成了脑震荡才导致情绪崩溃,魏小刚与何小雨纷纷跑过来劝我。

“晓琴姐,没事的,这是一个意外,没有人会笑话你的,你不要紧张。”何小雨是我项目组的得力干将,现在的她还没有黑化,我虽然知道四年后她会对我做什么,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必须依赖她,主要是她的技术十分过硬。

可我更清楚的记得,四年后她不但坐上了我的位置,取代了我在公司的地位,仅仅只是因为我是一个生过孩子的已婚妇女,而她还是一个单身的女青年,所以这一次姐姐我时光倒流知道了你的小心机,必然要和你上演一段职场杀伐计。

“晓琴姐,这是医院给你寄的检查报告,这家江南医院这么好吗,服务如此周到,竟然还知道你的工作地址。”魏小刚的这句话好像提示了我一件事情,没错现在是2017年,我记得今天起公司的门禁系统正式升级为指纹系统,我们的指纹都是被提前采录后进入系统,所以我今天习惯性刷指纹进入办公区,全然忘记拿出工作证的事情。

由于我自己有备用东西或者方案的习惯,因此我的抽屉里长期放着一个工作证,但是我的另一个工作证却掉在了江南医院,我捶胸顿足的仰天长笑这是劫数吗?

我的工作证掉在了江南医院,但是因为有备用工作证的关系,所以我没有太在意这件事,这个工作证要与不要对我而言都无所谓,反正今天坚决不再踏入江南医院,可是老天还在和我开着玩笑。

我与魏小刚、何小雨还有工作小组的人在下班后庆祝此次的项目顺利完成,大家玩的特别高兴,我也特别兴奋,除了这个月的奖金会很高以外,我终于找回了四年里缺失的自我。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晚上九点,距离8月1日结束还有三个小时,我马上要开始自己的新生,一时没有忍住我又喝了好几瓶酒,结果我的胃开始翻江倒海的疼痛了起来,感觉有一个枷锁正在不停的勒住自己的胃,好似要把它勒出一个死结,我疼痛无比,魏小刚见状立刻让人打电话叫救护车,但是何小雨却说这样会很慢,让魏小刚直接开车送去医院,而且要送最近的医院。

“最近的医院就是江南医院了。”魏小刚赶紧将我架了起来,但是我不想去那家医院,可是胃疼的犹如重拳挥舞,我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众人都同意把我送往江南医院,于是大家纷纷收拾东西把我抬上了车,我坐在后座去拉一拉魏小刚的衣角,我央求他:“小刚,我求你,送我去任何一家医院都可以,但是千万别去江南医院,好吗,我们去江北医院吧。”

“晓琴姐,你别开玩笑了,江北医院距离这里有二十几公里的路程,而且那边还在堵车,你现在疼成这样,你怎么去啊,其实江南医院也挺好的,里面的医生医术水平都很高,我给你介绍一位熟人,他就是江南医院的医生,不但医术高,还长得特别帅气,你们可以相互认识一下。”何小雨说的有声有色,我看她就是虚情假意,她就是想让我赶紧结婚生孩子,为她让位。

“小雨,都什么时候,晓琴姐现在都痛的要死要活的,还给她介绍男朋友,晓琴姐,小雨说的对,我们这里距离江南医院最近,你再坚持一会,我马上就送你过去。”

我不要啊,我求求你们,你们那怕把我送往太平间也可以啊,我就是不要去江南医院,我使劲拉扯小刚的衣角,反复的提醒他我不去江南医院,可是我不争气的胃正在不停的折磨我,已经让我疼的大汗淋漓了,何小雨与魏小刚却坚持把我送了过去,还将我送往了急症室,我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段宇医生,我终究是逃不过你手中的手术刀,这是我躺在急症室冰冷的病床时发出的感慨。

我在急症室被诊断为胃部穿孔,必须手术,当我问及主刀医生时,护士却告诉我是一个姓李的医生,我的心一下子安定下来了,只要不是段宇,我都可以接受,于是当麻醉师走向我时,我静悄悄的等待着手术开始。

第二天,我被一道耀眼般的光芒刺醒了,我看着外面温暖的阳光,我很庆幸他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而我也非常幸运的躲过了8月1号与他有联系的日子,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起身走到了窗前呼吸着新鲜空气,原来人生也可以如此细水流年。

“哎,你怎么起来了,你刚刚做完手术,要好好休息一下。”一位护士打扰了我畅享新生活的序幕。

“你是叫佟晓琴吧,你可真奇怪,一天时间就能来我们医院报道两次,一次被砸,一次胃穿孔,你到底是什么构造啊。”

我掩饰不住的笑起来:“对不起,昨天给你们添麻烦了,只要过了昨天就没事了,今天是那位李医生来查房吧?”

“李医生,不是啊,今天是段医生来查房”

“什么,段医生,护士你搞错了吧,昨晚给我做手术的是李医生,按你们的规矩今天来查房的应该是李医生才对,而且段医生是属于心内科,我这是胃穿孔属于胃肠外科,他们根本是一个科室,怎么会是段医生查房。”

护士惊奇的看向我:“你居然能分清楚这些,你还有点常识吗,不过段医生刚刚调来我们急诊科,所以啊今天查房的人是他。”

“那李医生呢?”我好奇的问

“怎么你和他很熟吗?”我连连摇头,护士又接着说:“李医生本来是要帮您做手术的,不过他太太昨晚羊水破了被送到我们医院产科,所以他就临时安排段医生帮你做手术,因此今天来帮你查房的就是段医生,合情合理啊,不过我想问你是怎么知道段医生之前在心内科,他可是我们医院的院草,还有........”

护士在那里激情澎湃的赞美着段宇医生,而我却生无可恋的躺在病床上等待着死亡的降临,早知如此,何必喝酒,为了喝酒,重复噩梦,江南医院,段宇再来,我的命好苦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ins id='MpAhCMC'><big></big></ins><ol id='lLiQLk'><bdo></bdo></ol><label id='ZrURnTtS'><center></center></label><ins id='CqNe'><var></var></ins>
    <dfn id='KhuE'><thead></thead></dfn>
    <dir id='SgjCl'><q></q></dir><xmp id='ww'><l></l></xmp>
    <center id='OdWRDCYi'><span></span></center>
      <xmp id='vkLdebPA'><font></font></xmp><acronym id='VkOLFGUU'><q></q></acronym><strong id='UAtluU'><sup></sup></strong>
        <bdo id='LXxwC'><strike></strike></bdo><dfn id='guTvPRH'><ins></ins></dfn>
        <bdo></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