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新的爱情
自我对段宇已发出了非常强烈的怒吼以后,他像是开了窍了许多,而且征得我出院回家,此刻的我就像放归自然林间的小鸟自由的飞翔的,“我终于等到真正的解脱了,回了28岁,回了也可以自由的生活的年纪,我这一次对自己立誓,此生已不再爱任何一个人,也决不为任何一个人去结婚了,不论父母如何催有时候誓言真的不能说的太快,这只会打脸自己。因为我的假期还没有开始就被送进了医院,我特意给老板说明了情况,补了两天的病假再消耗了自己的一天年假,所以我还剩余六天的假期,我马不停蹄的赶往机场,“我的新疆之行绝对不能耽误,天山、戈壁、胡杨林,还有我最爱的新疆羊肉串。”。...

自我对段宇发出了强烈的怒吼以后,他好像开窍了许多,并且同意我出院,此刻的我好比放归林间的小鸟自由飞翔,“我终于解脱了,回到了28岁,回到了可以自由生活的年纪,我这一次对自己发誓,此生不再爱任何一个人,也绝不为任何一个人去结婚,无论父母如何催婚,坚决不结婚,不生孩子,一个人过好走完自己的路。”

有时候誓言真的不能说的太快,这只会打脸自己。因为我的假期还没有开始就被送进了医院,我特意给老板说明了情况,补了两天的病假再消耗了自己的一天年假,所以我还剩余六天的假期,我马不停蹄的赶往机场,“我的新疆之行绝对不能耽误,天山、戈壁、胡杨林,还有我最爱的新疆羊肉串。”

“喂,是阿依慕吗,我是佟晓琴,还记得我吗?”

电话另一边传来一个带有维族口音的女孩说着:“哦,我记得,你是我的校友,我怎么会忘记了,有什么事吗?”

我客气的告诉她:“我今天想去新疆玩几天,不知道你那边有没有很好的导游推荐,能了解新疆全景,最好还能开车带我兜风的人。”

“哦,你是来新疆旅行啊,那我给你介绍我哥哥吧,他在乌鲁木齐,我让他带你好好玩几天,好吗。”

“好的,他在乌鲁木齐做什么呀,会不会耽误他做事啊。”

“不会的,他在乌鲁木齐的一所中学教书,是一名老师,现在正是暑假,他应该有空,我先联系他,然后再给你的微信上发一个他的地址,你去找他吧。”

“好的,太谢谢你了,阿依慕,你也在乌鲁木齐吧,我请你吃饭。”

“哦,太谢谢了,我现在在喀什,没有时间过去,如果你的假期足够多,你可以和我哥哥一起来喀什,这里可比乌鲁木齐好玩多了,而且这里有新疆最美的风景。”

我听了之后无比的神往,在电话里连连答应一定要过去看看。得到了阿依慕的相助,我的心中正在勾画一副美妙的新疆旅行图,不过煞风景的人此刻却电话不断,我挂断了无数次,但他却一直不停的拨打,忍无可忍的我只能勉强接听。

“喂,你干什么,段医生,你现在应该很忙才对,不要在工作时三心二意,你是医生,你应该专注在手术台上。”

“我今天没有手术,我打去你办公室,你的同事说你放年假出去旅行了,我担心你的安全,所以才给你打电话,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对这个男人现在是厌恶至极,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时光倒流,婚姻结束,我到底还有什么地方值得他有期望,我直接开始怼他。

“段医生,我认为你现在的工作是救死扶伤,我的安全已经不需要你来关心,还有我们俩已经没有任何联系了,我也已经找到了新的男朋友,我现在就是去看他,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段宇在电话里停顿了几秒,本想再说几句话,但是我现在的心情极好,不想被他破坏了心情,于是我果断挂机,直接安检登机去了。

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我到达了乌鲁木齐,阿依慕给我发了好几条语音微信,因为坐飞机的缘故只能关机,但是我开机后阿依慕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我哥哥艾尼会来机场接你,这是他的电话,我把你的电话给他了,他会联系你的,祝你来新疆玩的愉快。”

我听完这段语音感觉无比的舒心,过了四年婚姻牢狱生活,现在恢复自由身的感觉真的太爽了,下了飞机没过多久,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里面的男人说的维语口音并不是很重,但是我依稀还是能听清楚。

“你好,我是阿依慕的哥哥,也是这几天的导游,你是佟小姐吗?”我连连答应并询问他现在身在何处,他在电话中告诉我:“我好像在你后面。”

我转身回头看见了一个新疆高帅男人,他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比起南方的那群白净且浓眉大眼的男人,他的皮肤有点发黄,但是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眸,浓黑的眉毛都凸显了他精致的五官,爽朗且犹如初升旭日般的笑容让人心中好似吃了葡萄干一样甜蜜,最重要的是新疆男人标志的欧美长相脸让他看着好似一个混血儿,不过我最好奇的是他竟然没有留胡须,让我感觉他是一个舒爽潇洒的大男孩。

“你好,我叫艾尼,是阿依慕的哥哥,我是来接你的。”我被这个男人的气场镇住了一会,但是由于自己发誓不再深陷爱情泥潭,我只能控制住情绪,掩盖自己内心的花痴情绪,“虽然他很好,不过我却已经是昨日黄花,如果四年前我遇见的是这个男人会怎样呢?”

不行,我不能再考虑这些毫无意义的问题,因为吃过昨日的苦,方能懂今日的甜,我不可能再遇上一个九星连珠,也不可能再有一次时光倒流的机会,再好的男人都只能是一时养眼,男人永远都不懂女人的苦,所以我绝不画地为牢,再让自己深陷囹圄。

艾尼是一个有点腼腆的大男孩,他向我介绍了一些乌鲁木齐的旅游景点,还说乌鲁木齐并不能找到最美丽的地方,他不停地告诉我新疆最美的地方在南疆,天山雪水造就了人间仙境,牛羊牧马塞外风情,他问我最想去哪里,我告诉他:“胡杨林”

“为什么会是哪里,胡杨林不过只是一群古老的树林,我承认它们也很美,只是我认为新疆最美的地方有很多,你也可以去其他地方瞧瞧。”

“我知道,但是胡杨林是我最想去的地方,我奶奶以前是新疆建设兵团,后来退伍回到了家乡,她告诉我胡杨林的很多故事,我想代替我奶奶去重新看看胡杨林。”

艾尼没有再说话,反而告诉我:“其实胡杨林也是爱情的象征,我以前就听说了许多年轻人会去胡杨林祈求爱情圆满,不过我没有去过,因为我还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孩。”

我转头对着艾尼莞尔一笑,如果不是尝试过爱情和婚姻的苦涩,我真的会把这句话作为令我心动的情话,可是现在的我只是想去完成一个心愿。

艾尼把我送到了我预定的酒店,并告诉我明天会带我去郊区的一片胡杨林,不过因为那里是戈壁滩,他让我注意防晒,我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汉族女孩,而且还问我是不是南方的姑娘都像我一样长得清秀且俊美,我没有给出回答,只是嫣然一笑让他自己体会。

不过正在我陶醉在美丽的新疆小伙的甜言蜜语中时,魏小刚却突然打来了电话。

“晓琴姐,你今天到新疆了吗,有一件事我要你向你汇报,何小雨干了一件大事,他去接了一个很大的项目,据说是帮一家商场开放线上购物APP,这可是一个大活,老板直接让她担任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何小雨今天一上班就直接在我面前甩手不干了,她说自己现在必须要负责这个商场APP的开放,精力有限,之前的项目她不能再参与了,你说这个人是不是太坏了,我忍无可忍必须给你打这个电话。”

看样子,事情依然按照四年前发展的形式在走,我刚刚结婚没多久,何小雨就来抢占阵地,我清楚知道何小雨的人设,于是就安慰电话那边的魏小刚:“不用理会她,她要退出也是一件好事,告诉她我以后的项目她都不能再参与进来,口说无凭,你给她录一个音,等我回来姐姐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魏小刚好奇的问惊喜是什么,我却故意卖了一个关子,既然事情都是按照四年前的发展路线走,我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当年是何小雨在我结婚以后抢走了我最重要的一个项目,让我与那位大客户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那再过半个月何小雨就只能哭泣了。

我告诉艾尼新疆之行只有六天,除了胡杨林是必须要去的地方以外,其余的地方都可以由他安排,他还告诉我说:“我有一个朋友的叔叔在一个县城的乡村有一个小庄院,你想过去看看吗,传统的维吾尔族家庭,葡萄干,手抓饭,你都可以尝一尝。”

我欣然的接受了这个提议,而且我还告诉他:“谢谢你,今天太麻烦你了,我休息一会,晚上我再请你吃饭。”

艾尼听后连忙说不行,“这里是新疆,你来了便是客人,我们这里夏季的日照时间很长,所以吃晚饭的时间也会很晚,你先休息,我过一会给你打电话再接你去品尝正宗的新疆美食,你吃牛羊肉吗,如果不吃我们可以去吃其他的东西。”

我急忙解释我不挑食,任何食物我都喜欢,不过我的食量不大,不要把我吃撑就可以了。

“那可不行,这里是新疆,老板会给你最好的东西,也会给你最多的分量,没关系,我可以带你去品尝新疆的瓜果,有助于消化。”

我又笑了起来,这里的人好可爱,我很早就从奶奶的口中听说新疆的人憨厚朴实,也风趣幽默,看见眼前这个憨态可掬的新疆男人,感觉这里的生活应该处处都充满了阳光和甜蜜。

“佟小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你说。”

“你有男朋友吗,你喜欢粗壮的北方汉子吗?”

我明白他这句话的含义,奶奶以前告诉我新疆的男子率真直接,如果是被他们看上的女孩,他们一定会直接向女孩表达爱意,或者说会想尽办法把心爱的女孩追到手,这里的男子从不掩饰对心爱女孩的爱意,而且被他们娶回家的女孩都会得到很好的照顾,所以这里的离婚率不高,因为这里的男人从不会辜负家里的女人,也会为了家里的女人倾尽所有,正在我思考怎么婉拒他时,那个阴魂不散的男人又打来电话。

“喂,段医生,你真的很闲,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很好,不用时刻都来追问吧,你是想让我把你拉入黑名单,连朋友也没得做吗?”

“佟晓琴小姐,我现在已经登上了飞往乌鲁木齐的飞机,我打电话通知你,我将在六点五十到达机场,你预定的是哪家酒店,我想过去找你。”我本来很好的心情却被这个前夫的电话气的快吐血,我立刻收起了自己温柔,不顾形象的在酒店大厅大骂起来。

“段宇,你是脑子不好使,还是故意为之,你让我心理不爽,你才能开心,对吗,我去那里你就来那里,你像一个幽灵一样纠缠很有意思吗,请你记住我们俩现在只是陌生人,我说过不要再见,你是不明白还是听不懂中文,你非要我.......”

我又继续噼里啪啦的说了几分钟却听见电话那边发来手机已经关机的语音提示,段宇真的是追到了新疆乌鲁木齐,我的火气还没有降下来,却听见艾尼说“我能听懂你刚才说的意思,是你男朋友吗,你们吵架分手了吗?”

我看见这个一直坐在旁边忍受着我粗暴语言的男人,他好像有所失望,是因为我刚才的言语中透露出段宇与我过去的关系,我解释道:“他不是我的男朋友,也和我没有太多的关系,如果说关系的话只能是债务关系,我之前住院欠他们的医疗费,所以他千里追债。”

“你为什么不付医疗费呢?还有你住院是有什么问题吗?”艾尼迫切的询问我身体状况,我急忙解释:“不是的,我之前被人不小心砸伤了,送往医院,但是那个砸伤我的人跑了不愿意付费,而我呢是受害者,不想承担这笔费用也跑了,没想到医院连续打来几次电话催我还钱,现在还派出这名医生来催债,我不小心骂了他几句。”

“哦,原来如此,那你还是把费用交了吧,如果你的钱不够,让我帮你付吧,很多吗。”

什么,我编造了这么一个谎话,艾尼也相信,而且我们俩是初识,他竟然愿意为我出钱,他就这么相信我的话吗,看来他是真的有点喜欢我了,但是我却不敢超越界限,心动虽有,可是过往经历在目,不想再跌入深潭。

“不用你,麻烦你这几天为我做免费导游,我已经感激不尽了,这件事情我自会处理,至于那个医生也是职责所在,不用管他。”我的心理却在痛恨段宇,如果你在敢出现在我面前,我就立刻答应嫁给眼前这个男人,也总好比和你过日子。

艾尼走后,我又拨通了魏小刚的电话:“喂,小刚,你太过分了,是不是你把我旅行的计划告诉段宇医生的,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啊,你要知道由我佟晓琴在的一天,你在公司就是一个可以昂首挺胸的人。”

“喂,晓琴姐,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我怎么可能会害你了,还有那个段宇医生是谁啊,是你新交的男朋友吗?再说了,我没有向任何人透露你的新疆旅行计划啊。”

“那他怎么知道我会来新疆?”我好奇的问自己,他来新疆必然是有人提醒,因为我与段宇相处四年,他绝不会清楚我的想法,有时候连孩子的一瓶奶粉是热的还是冷的,他都分不清楚,绝不会知道我的新疆之行已经计划了好几年。

“喂,晓琴姐,你还在吗,不过我猜测是何小雨透露你的新疆旅行计划,因为今天有一个男人找到了公司,还说想见你,不过接待这个男人的是何小雨,她好像给这个男人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情,随后这个男人就急冲冲的离开了,不过我看这个男人有点眼熟,很像那天你叫我去医院送奶茶时碰见的男人,哎,不对他应该是一个医生。”

我挂断了电话,我明白了,又是这个何小雨搞得鬼,她之前就想上位撺掇我的项目,眼看我霸占项目不给她机会,又采用结婚生子的方法逼我离开,这一次姐姐我绝不手软,于是我拿出平板电脑给我的那位大客户发出了一份电子邮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aption id='IHUS'><code></code></caption>
<span id='iZZvN'><address></address></span><s id='JvNVYiaf'><s></s></s><var id='yJ'><b></b></var><u id='NyU'><sup></sup></u>
<marquee></marquee>
    <cite id='tGBold'><tt></tt></cite>
      <i id='osGv'><dfn></dfn></i><i id='bXXAVgjD'><person></person></i>
          <b id='UAo'><small></small></b><marquee id='FLXJoOHw'><l></l></marqu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