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段宇曾经出轨
回房间后我查询了一下手机,魏小刚给我发了一些项目进度的问题,除了艾尼给我发了一些胡杨林的照片,他用语音说我最美的的胡杨林在北疆,明日要再带行李出发到达去那里,所以很远,除了那里离他朋友叔叔家的庄园离,过几日这个庄园要过一个盛大的丰收节,想做完一切,我身体的另一个影子却在不断地提醒我:“佟晓琴,你疯了吧,你快醒醒,如果这个艾尼结婚了,你和他一起出现在朋友叔叔的庄园上成何体统。”。...

回到房间后我查看了一下手机,魏小刚给我发了一些项目进度的问题,还有艾尼给我发了一些胡杨林的照片,他用语音告诉我最美的胡杨林在北疆,明天必须带上行李出发去那里,因为很远,还有那里离他朋友叔叔家的庄园不远,过几日这个庄园要过一个盛大的丰收节,想带我一起过去,我用娇弱的声音回复他:“好的,我们俩一起去。”

做完一切,我身体的另一个影子却在不断地提醒我:“佟晓琴,你疯了吧,你快醒醒,如果这个艾尼结婚了,你和他一起出现在朋友叔叔的庄园上成何体统。”

我立刻反应过来,我是傻了,还是被魔鬼附身了,怎么能答应这样的事情,但是艾尼是否结婚只是我的猜测,我必须找一个人确认一下,我拨通了阿依慕的电话。

“喂,师姐,你今天在乌鲁木齐玩的开心吗?我哥哥是一个好向导吗?”

“嗯,是这样的,阿依慕你哥哥非常热情,热情的让我着火了。”

“什么?他不会对你做了过分的事情吧,我告诉过他,一定要让他克制,你们刚刚相见,感情要慢慢培养。”

我听完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立刻打断了阿依慕的话语:“等一下,你好像知道他对我会有一点......”

“嗯,师姐,我接到你电话时非常惊奇,毕竟已经快几年没有联系了,但是听说你要来,我很高兴,这个时候我想到了我的哥哥,因为他为你害了好几年的相思病,你知道吗,因为你他到现在都没有找女朋友。”

“你等一下,阿依慕,我好像只认识你,今天才是第一次见你哥哥。”

“哦,你说的没错,不过他从看到你的照片就已经犯了三年的相思病,至今没有痊愈,要知道在我们新疆像他这样的男人已经是好几个孩子的父亲了,为了你现在还是单身,没有想到你会主动到新疆,用哪句话来形容你们呢?”

“有缘千里来相会。”我顺口脱颖而出。

“没错,以前我不相信,现在我相信了,你们一定是受到真主的指示,无论相隔多远都会走在一起,所以你给我电话时,我立刻联系他,不过我告诉他要克制,因为我现在也不清楚你是否结婚,如果你结婚了,或者有小孩了就不行了。”

“为什么结婚,有小孩就不行了。”

“你懂得,我们这种传统家庭无法接受儿媳妇曾经有过婚姻,如果你再有小孩,我哥哥就会被人嘲笑,还有就是家中的长辈也不会同意的,所以师姐你现在是?”

“我现在是单身,既没有谈恋爱也没有结婚。”

“那真是太好了,我哥哥终于可以成家了。”

我让阿依慕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艾尼,还有就是我询问了一下阿依慕:“你哥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

“师姐,你还记吗,我初来大学报道时,是你迎接我还照顾我一段时间,然后我要求与你合影,我把这张照片打印出来寄给了家里,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哥哥看见了这张照片,所以.......”

我回想起了这段大学时光,那个时候的我还是一个扎着马尾头的女大学生,我从没有想过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有如此的吸引力。

“阿依慕,那时我从没有听你说过你哥哥的事情,为什么没有见面就会喜欢上我。”

“嗯,准确地讲是我哥哥看完你的照片后,他就一直纠缠我让我介绍你们认识,可是我记得师姐那个时候身边有男朋友。”

“嗯,是吗,我记得大学四年我没有谈过恋爱。”

“是吗,那位师兄告诉我,你是她女朋友,所以我就把这件事告诉我哥哥了,他因此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

“哪位师兄?我在大学时期从没有谈过一场恋爱,甚至连追求者都没有。”

“那位师兄就是你的同学,名字我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那时你和他在食堂吃饭,我走上前去问那位师兄是不是你的男朋友,他满口答应是,而且还告诉我你们已经交往很久了,从大一开始就在一起了。”

我实在是想不起这个男人是谁呢?大学期间我有点大开大合的性格,与男生在一起的时候都是保持近在咫尺的距离,我不明白是哪个男生会这样对我。

“算了,我实在是不知道是谁了,你就误把这个信息传给你哥哥,于是我和你哥哥错过了很多年,是吗。”

“是的,师姐,你的魅力太大了,我今天接到你的电话以后就立刻通知我哥哥,我让他保持克制,只要你还没有结婚,一切皆有可能。”

我笑着对阿依慕讲了一下这几年的情况,但是我并没有告诉她我是从2021年回来的人,更不可能告诉他我曾经在未来为一个男人生过孩子。

挂断电话,我思虑许久,原来这个世上曾经有一个男子用持久的深情爱着我,而我却全然不知,比起段宇的冷漠,我已经许久都没有被温暖拥抱过了,原来一个男人心中爱着一个女人,无论时间如何流逝,跨越多少距离,他的心中都会为你准备好一切,迎接你的到来,最重要的是我在艾尼的眼中看见了许久未见的深情,作为一个感情曾被辜负的人,怎么能拒绝这样的长情的男人。

正在我暗自窃喜的时候,我被一阵门铃打乱了思绪。我以为是酒店服务,可是开门瞬间我的心情跌落到谷底。

“我买了一瓶红酒,有没有兴趣喝一点。”段宇得意洋洋的看着我。

“如果我告诉你,我没有兴趣呢,你不会一直在我门前按门铃吧。”我靠着房门把他拦在外面。

“你这个样子,我感觉你是想让我进去,还有.....你现在这个状态,我是一个正常男人,你认为....”

我从这句话中体会到了一点诱惑的味道,我全身打量了自己才发现问题所在,我穿着宽松的白色真丝衬衫睡衣,下半身完全是什么也没有,除了两条白皙的双腿,甚至因为着急开门,我光着脚跑了过来,再加上我刚刚洗了澡,头发湿哒哒的披在后背,左边的半边香肩呈现透明状,此时的我才意识到段宇的话语。

“你看看就行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要休息了。”我正欲强行关门,他却拿着一个小型的生日蛋糕拦住了我。

“我从没有陪你过一次生日,我今天特意出去买了这个蛋糕,虽然你的生日已经过了,不过我想弥补一下,求求你了。”段宇带着诚恳的央求之音让我放他进房,看着我自己的这身装束,我必须给他约法三章。

“可以,吹完蜡烛你就必须离开,还有.....”我走近他的眼前,用手指使劲戳着他的胸口。

“你管好自己的心,不要让他有一丝波动,更不要有任何其他的不可为的想法,听明白了吗?”

段宇感觉我在挑逗他,他竟然不顾一切的抓住我的手,“你放心,老婆大人如果不同意,我什么也不会做。不过我想看看.......”

我立刻收回了自己的手,“想看也不行,反正不准胡思乱想,吹完蜡烛马上走人,还有不许再叫我老婆,我现在是单身女人。”

“好吧,不过我只是想和你看一部电影,可以吗。”段宇发出了请求。

回想这几年,除了谈恋爱的那一年他陪我去看过三次电影以外,我真的不记得他还陪我去过什么地方,结婚以后我独自一个人吃饭,独自一个人看电影,独自一个人逛街,独自一个人旅行,独自一个人喝咖啡,我真的想不起他还和我一起做过什么,如果说有,那只能是偶尔一次的夫妻生活。

说真的,男人都那样现实吗,在女人貌美如花的年纪追求你,讨你欢心,结婚后就各自回到人生的原点,安心做着自己的事情,我甚至怀疑段宇还记不记得曾经娶了一个女人回家。

“嗯,我准备了28根蜡烛,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这个年纪,你快点过来许愿。”段宇把我带到了蛋糕面前,我想吹却怎么也吹不出来,因为有一幕生日场景仿佛惊悚片一样在我脑子里徘徊。

“段宇,你和我曾经有过一段四年的回忆,你自己也承认从未为我过一次生日,你知道我后面每年的生日都过得如何吗?”

段宇停下了倒红酒的动作,他思索片刻却不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他只是向我解释因为工作太忙无法陪伴我过生日。

“段医生,看样子你永远不会想起自己做过什么,那年是我三十岁的生日,欣欣也刚刚好一百天左右了,家人建议我将孩子的百岁宴和我的生日放在同一天,我满心欢喜的告诉你,让你来陪我和孩子以及亲友吃一段饭,但是你却说没有时间,正好有一个病人需要手术,那时的我很失望但是能理解,可是段医生却没有想到我会去医院给你送蛋糕吧。”

段宇的神情变得特别的紧张,他的脑子里不停的寻找着那时的画面,说到此处,我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说到底这是我无法启齿的伤痛。

“段医生应该是刚刚做完手术,太累了,你在医院应该被某位护士照顾的挺好的,我看见你的办公桌上有一小块被分割好的蛋糕,你猜猜看上面写着什么。”

段宇似乎想起了什么,准备张口解释,但是却被我断然拒绝了。

“段医生,不记得我的生日不要紧,但是记住一位年轻护士的生日,段医生还是可以的,你们在护士站为一个护士庆祝生日的照片被我看见了,很不错关系举止都很亲密,这位护士还为你送上了甜蜜的贴脸吻,我很想问一下段医生是如何做到,既能维护好家里的太太,还能在医院再找一个人照顾你的生活。”说完后我把自己的泪水强硬的塞了回去,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这么多年也从未听见他对这段往事的解释。

“不是的,琴琴,这件事你可以听我给你解释,这么久的事情你现在才翻出来告诉我,我要回想很久才能记起。”

我苦笑着诋毁他:“段医生,你是不是在医院有太多人照顾你了,你忘记了是谁?”

段宇本意还想解释,不过我直接告诉他不用了,除了这件事以外,他伤我的事情还在后面,我把所有的委屈和伤痛都吞咽了下来,告诉自己可以坚强的挺过去,但是我还是做不到,所以我在2021年的3月1日正式要求离婚,段宇却一脸懵逼的质问我是不是疯了,我现在就想告诉段宇:“如果一个三十岁出头并且还带着孩子的女人要与你提出离婚,这只能说明前夫已经把最后的爱意都消磨干净了,你真的不值得我再爱了。”

“琴琴,我真的想告诉你,和你在一起的那几年正是我事业上升高峰期,工作多又累,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绝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说的那个护士过生日的事情,我现在真的不记得了,你知道的医院的护士就像流水线一样,来来回回无数个,我怎么可能都能记住。”

“所以啊,你永远不会记住我的生日,却记得别人的生日是什么时候,还能在工作的医院陪着别人过,段医生现在不必向我做太多的解释,我不恨你了,因为我不爱你了,我还带着这份恨意活下去有什么意义,只是偶尔翻出来和你这个老朋友叙叙旧而已。”

“琴琴,你应该相信我,如果我的人品不好,你怎么会想和我结婚。”段宇不停地向我靠近,我却完全不屑一顾的看着他的表演。

“你和我结婚的目的,你自己心里最清楚,我也奇怪了,江南医院最年轻最帅气最有魅力的医生怎么会甘愿被我收入囊中,段医生,你曾经的算盘再打在我身上,不合适吧,不如重新再找一个。”

段宇这一次气急败坏看着我:“我认为你说的这些事都是在找借口,你是看上了今天那个新疆人了吧,你不想和我再在一起,是因为他吧。”

我终于扳回了一局,曾经总是输家的我现在才明白,原来段宇和其他男人没有什么不同,嫉妒自私,负情负义,我现在才知道梁羽生先生曾经在自己小说里说的那句话:“天下男儿皆薄xing”

“我现在想告诉你,段医生,原来我也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女青年,在千里之外的地方有一个男人一直为我守候着,那怕只是一张照片,他也可以等待许久,就像我和你在一起的这几年,我错过了太多美好的风景和人,你现在只是我生命中一个过客,希望你忘记这里,也忘记我,给我新生。”

我吹完了蜡烛,说出了这一段刺激段宇心灵的话语后,就起身开门送他离开,快关门时,我还告诫段宇带走那瓶红酒,并且告诉他自己已经把红酒戒了,多年不喝酒,不想再把自己灌醉后坠入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u id='gDu'><strike></strike></u><blockquote id='IkZbbFd'><listing></listing></blockquote><bdo></bdo>
      <em id='UnDN'><code></code></em><marquee id='QCHYkf'><acronym></acronym></marquee><listing id='GiiWMRj'><center></center></listing>
      <strike id='lxqSgirB'><dfn></dfn></strike>
        <legend id='ywp'><nobr></nobr></legend><sub id='Qdd'><strike></strike></sub>
        <comment id='aFk'><i></i></comment><thead id='gmIINhN'><comment></comment></thead>
        <label></label>
        <u id='GCWLlgBZ'><var></var></u><address id='Te'><blockquote></blockquote></address><nobr></no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