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槐叶

十阶剑圣 第六章 槐叶

作者:咏春警告 小说:十阶剑圣 更新时间:2022-06-24
徐让从葡萄酒庄出,手中拿着一个葫芦,里面装的是以及最新酿造的桃花酒,身后的背篓就占时寄放在葡萄酒庄了。小染望着徐让手中的酒葫芦,撅着嘴,地说:“白剑仙小时候就喝酒时,始终喝到现在的,徐让哥哥,你记得我请白剑仙喝了多少酒了吗?”徐让摇了摇摇头,自从父母离开了后,小染看着徐让手中的酒葫芦,撅着嘴,说道:。...

十阶剑圣

推荐指数:10分

《十阶剑圣》在线阅读

徐让从酒庄出来,手中拿着一个葫芦,里面装的是最新酿造的桃花酒,身后的背篓就暂时寄存在酒庄了。

小染看着徐让手中的酒葫芦,撅着嘴,说道:

“白剑仙小时候就喝酒,一直喝到现在,徐让哥哥,你记得请白剑仙喝了多少酒了吗?”

徐让摇了摇头,自从父母离开后,白剑仙就让他送酒来,每日一葫芦,都是在戌时送到桃花源不远的一个叫剑涯的地方。

白剑仙每天都会躺在那里,一副慵懒的样子等着徐让送酒来,偶尔还会让他送只烧鸡。

酒送到了,白剑仙就离开涯边,然后让徐让坐到他刚才的地方,画地为牢开始打坐,偶尔还会传授他一两招剑法,说是给的酒钱。

徐让转过头,看着小染,说道:

“小染,你喝过酒吗?”

小染摇了摇头,说道:

“爹爹说过,女孩子应当大家闺秀,端庄典雅,不能饮酒的。”

徐让笑了笑,看着手中的酒葫芦,拔开塞子,大庭广众之下倒进嘴里喝了一口,小染一惊,急忙说道:

“徐让哥哥,你这是干嘛?和白剑仙学坏了?”

徐让摇了摇头,然后堵上酒葫芦的塞子,说道:

“小时候,我都是用筷子沾着我爹酒杯里的酒喝,现在可以大口喝酒了,或许也是独当一面的象征吧。”

小染嘟着嘴,轻轻敲了一下徐让的头,徐让被打的一激灵,转过头,看着小染,说道:

“干嘛打我,小染以前挺温柔的。”

小染双手环抱在胸前,哼了一声,说道:

“真是的,你和白剑仙学坏了,喝酒不代表长大,真正的独当一面必须……必须……”

“必须什么啊?先生知道吗?”

徐让笑着看着小染,小染有些尴尬,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有些后悔没多看些书,最后干脆说道:

“总之,真正的独当一面。才不是喝酒,虽然我不懂,但是以后我有了学识,成为圣人,就一定能知道了。”

小染信誓旦旦的说着,或许是书香门第,这个女孩从小就励志成为一个先生,传授学问,造福一方,而徐让也很看好她,有时候也会听她“讲课”。

“董海川呢?最近没有看到他。”

徐让询问着,小染想了想,说道:

“我记得,董海川跟着村子里的一个铁匠学着打铁,好像不只是打铁,那个老师傅还教他学拳。”

“学拳?”

徐让有些惊讶,董海川大大咧咧,不谙世事,怎么可能静下心来学拳,小染点了点头,说道:

“我听说啊,一开始董海川不愿意学,后来那个老师傅用一根木棍和他比赛,说是只要能折断这根木棍,就不用学拳,但是他竟然怎么也折不断,而老师傅竟然一掌就打断了一棵树,真是不可思议。”

“后来呢,董海川就专心去学拳了,每天天不亮就去铁匠铺,听说现在已经可以折断树枝了。”

徐让点了点头,眼神中尽是羡慕和崇拜,曾经和自己一起的玩伴,现在也是一个高手了,而小染也有了一些先生的样子,倒是自己。

徐让轻叹一声,摇了摇头,现在距离戌时还要,徐让先辞别小染,回到酒馆拿了背篓朝家里走去。

人需一日三餐,为了采药,徐让两顿饭都没吃,每天都是窝头咸菜,偶尔安清秋会叫他去家里吃。

核桃巷还是很冷清,这些年富裕一些的人家都已经去了其他的巷子,来到家门口,破旧的木门,上面贴着破烂的门神,门框上的对联已经是前年贴的了,只剩下浆糊沾上的一点红纸还留在上面。

门锁只是一个简单的木插销,毕竟这么穷的家,就算是遭贼了,估计贼人也会可怜徐让留下一两文钱。

徐让刚想开门,就见木插销已经被拔了下来,门虚掩着,里面可以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有人在家?”

徐让想着,急忙推开门,就见院子里面站着两个人,一个白胡须的老者,还有一个女人。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进我家!”

徐让大声的呵斥着,那两人听到后转过头,看着一脸不满的徐让,没有说什么,女人更是哼了一声,看着院子中一棵枝繁叶茂的槐树,然后说道:

“我们是谁不重要,你是这个院子的主人吧,我要这棵树,其他的事情你不用过问。”

女人说着,就将手伸进腰间的囊袋,从里面拿出来一颗玉髓石,扔在了徐让面前。

徐让眉头紧皱,他走到槐树近前,挡住两人,说道:

“这棵树我不买,你们给我离开这里!”

“小子,不识抬举,一棵破树用玉髓石跟你交换是看得起你!哦对了,乡巴佬,没见过世面,也不知道玉髓石是什么。”

女人嘲讽的笑了笑,然后又从囊袋你拿出来几两银子,说道:

“给你,银子,你们这种人不就喜欢银子吗?这是二十两百银。卖你这棵树还有富裕。”

女人说完,将银子扔在了徐让面前,一举一动尽是轻蔑和不屑。

徐让表情温怒,脸色一沉,说道:

“我不要银子,我也不会卖这棵树,你们给我离开!”

“你,乡巴佬,我就不信我还拿不走一棵破树!”

女人也有些怒意,手中暗自握拳,身体气势渐渐提升。

沙沙……

还未等女人动手,就听到槐树的树叶突然晃动两下,发出沙沙的声音,而此时却是一点风都没有,老者眉头紧皱,将手放在女人肩膀上,女人看着老者,疑惑道:

“常长老,这种人不识抬举,即使这桃花洞天有上三阶强者坐镇,就算杀不了,那就废了他,您为何拦我?”

老者没有看她,眼睛紧盯着拿了槐树,一片槐叶从枝头飘落,老者伸出手!那槐叶竟缓缓的掉在老者的手中。

老者眉头紧皱,脸色低沉,哼了一声,将手中槐叶扔掉,踩碎,看着那棵树,沉声道:

“你就算是献祭精元,也挡不住我一招,区区山水妖物也敢如此对我,劝我离开,你可知我是谁!”

老者说着,说话间从他的脚下散发出阵阵的气流,强烈的气势将周围尘土激起,树叶也被吹得晃动,徐让抬手抵挡着,他感觉到此时老者怒意正盛,抬指间就有可能将槐树连同整个院子一同毁掉。

徐让靠在树干上,抬头,发现槐树树叶晃动,无数的槐叶飘荡到徐让面前,嫩绿的叶片在气势下瞬间变黄枯萎,但是冲击徐让的气势却已经减少了很多。

“真是忠心,可以啊,你的灵气已经枯竭,对我已经没用了,我们走,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者不屑的说着,似乎可笑槐树的所作所为,转身拂袖而去,女人瞪了徐让一眼,然后手指一抬,地上的银子和玉髓石漂浮起来,飞回到囊袋里。

徐让看着两人离开,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他抬头看向槐树,枝繁叶茂的槐树此时只有少数的叶片还留在上面,地上满是枯黄的叶片,这一幕,在父母离开后也出现过。

曾经安清秋来过徐让的家里,还特别在槐树前插香打坐,背诵儒家经典,而槐树也知趣的为安清秋遮挡阳光。

“安先生说这棵树不是一般的槐树,就连槐叶都是宝物,这应该叫挡灾。”

徐让笑了笑,走到墙角拿起扫把开始清扫地上的落叶,就在这时,又有人登门,徐让转过头,发现是熟悉的面孔。

“河边的那个人,身后的老人呢?”

“你好,叨扰了,请问……”

陈扶摇轻轻推开门,正好发现徐让正拿着扫把清扫落叶,她眉头一皱,紧接着深吸一口气,说道:

“叨扰了,徐让。”

徐让一愣,说道:

“你知道我的名字?难道又是来取灵芝的?”

尽管讨厌徐让,陈扶摇还是不计前嫌的微笑着,点了点头,尽可能礼貌的说道:

“我叫陈扶摇,是道阳山的修士,我,我为河边发生的事情抱歉,我愿意用两颗灵宝石换你的灵芝。”

徐让没有理会,自顾自的打扫着地上的落叶,他轻叹一声,说道:

“陈姑娘,我真的没有灵芝,你不必用什么石头换了,我不会骗你,如果没有其他事,就请离开吧。”

陈扶摇不甘心,她没有走,而且说道:

“不单单是灵芝,如果有灵芝的粉末,我可以用更多的灵石来换。”

“粉末?”

徐让回忆了一下,有些后悔将粉末卖给药铺了,只给了一百文铜钱,徐让苦着脸摇了摇头,然后恢复表情,说道:

“抱歉啊,陈姑娘,粉末,也被我卖了,现在估计已经被药店的老板冲水喝了。”

“什么?卖了?喝了?”

陈扶摇不敢相信,直接愣在原地,看着好不容易的升境机会化为乌有,陈扶摇气鼓鼓的跺了跺脚,说道:

“可恶啊,都怪你,为什么当初不说。”

徐让一皱眉,说道:

“陈姑娘,这个可不能怪我,你们本就要的灵芝,并没提及粉末的事情,再者说粉末是我的,我想怎样和你无关吧,就算是我冲水喝了我是我的啊。”

“你,你……你知不知道这次机会有多重要!你这个河边洗澡,衣不遮体的登徒子!”

陈扶摇大声的说着,徐让有些不耐烦,但是对面是女孩子他也不能说些污言秽语,只能说道:

“陈姑娘。如果你想要灵芝,桃花源北边的山崖还有,为什么偏来找我要灵芝,难不成你们修士都是死脑筋吗?”

“你才死脑筋,可恶,我不给你灵石了,以后再也不见!哼!”

陈扶摇说着,跺了一下脚,将自身的气势也散发了出来,气流将周围的尘土激起来,见自己没有收敛住气息,陈扶摇暗道不好,也只求徐让不会被自己伤到。

徐让看着陈扶摇生气的模样,和小染生气的时候大不一样,可能这就是书生和修士的差别吧。

见陈扶摇气鼓鼓的,徐让想了想,走到墙角,拿过来一根长竹竿,走到槐树下,打下来最高处的一片翠绿树叶。

“陈姑娘,要是我惹你生气了,我赔罪,这片槐叶就算是给你的补偿。”

陈扶摇看着徐让的动作,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翠绿槐叶,心中一惊,心想道:

“呦,完了,完了完了,伤着脑子了,都怪我。”

见陈扶摇用关怀痴傻儿的眼神看着自己,徐让愣在原地,也不知道陈扶摇为什么这么说。

陈扶摇见徐让变成这样,也觉得和自己说话伤人有关系,思索片刻,走到徐让面前,从囊袋里拿出一两银子,放在徐让手心里,然后拿着槐叶。

“这,这,陈姑娘。银子,你这是干什么?”

徐让有些不解,他不知道为什么陈扶摇要用一两银子来换槐叶。

“难道陈姑娘被我气的痴傻了?”

徐让心里想着,陈扶摇朝徐让抱拳,说道

“对不起,徐让。我没有收敛气息,伤到你脑子了,这一两银子,就算我赔你的医药费吧,槐叶我就拿去了。”

“什么收敛气息啊,陈姑娘你不会是痴傻儿吧。”

听徐让这么说,陈扶摇一愣,心想道:

“怎么回事?怎么还骂人啊?”

两人沉默不语,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都在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对方。

就在此时,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就见门被一股力量轰击成了无数碎片,烟尘散去,竟是一个手上缠着铁链,满脸横肉,脸上有条极深刀疤,赤裸上身的大汉。

“哈哈哈!机缘,常镇说的果然没错,这个院子果然有天灵神木!看来神凝宗的人说话也可信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b id='gPuPVx'><strike></strike></b><span id='Uyidb'><abbr></abbr></span>
<listing id='dQU'><abbr></abbr></listing><address id='ZiH'><var></var></address>
    <bgsound></bgsound><strike id='XGFXmUVf'><ol></ol></strike>
    <comment id='YuMAA'><comment></comment></comment><basefont id='XDISN'><s></s></basefont>
    <strike id='IUDu'><dfn></dfn></strike>
    <legend id='SFij'><center></center></legend><acronym id='nuLFHvMh'><blockquote></blockquote></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