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重回现世
“砰…”“嘎…吱”···摔倒撞地声音和低沉的刹车声音响了,一处转弯的红绿灯路口,右转的绿变红最后闪动,抬头一看得一辆劳斯莱斯低沉的刹车,在它车头前方尺米远的地方一辆团团单车带着一个姑娘扑通倒地不起,已发出非常大哐啷的声音。劳斯莱斯车里,老周心里一个咯噔,作为司宾利车里,老周心里一个咯噔,作为司机,老周最怕的莫过于是遇见事故,他刚从机场把四少接回来,谁能想到会遇到这事情不是?。...

“砰…”

“嘎…吱”···

跌倒撞地声音和急促的刹车声音响起,一处拐弯的红绿灯路口,直行的绿变红最后闪烁,只见得一辆宾利急促的刹车,在它车头前方尺米远的地方一辆团团单车带着一个姑娘扑通倒地,发出巨大哐啷的声音。

宾利车里,老周心里一个咯噔,作为司机,老周最怕的莫过于是遇见事故,他刚从机场把四少接回来,谁能想到会遇到这事情不是?

“四少!”老周微侧头看向后座,歉疚的请示。

“下去看看!”后座传来一声低沉的吩咐,车内的暗影下,老周只看到男人轮廓分明的下颌线,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掌搭在扶手上,带着一股漠然事事疏离的波澜不惊。

沈芮从一片眩晕中清醒过来,炽热的阳光让她觉得刺目的难以睁开眼睛,她抬手想要遮挡光线,却觉得手肘一阵刺痛,勉力睁开双眼,视线原处的高楼大厦,视线近处的柏油路面车水马龙让她有些发懵。

这是···?她不是在种道种塑金丹吗?怎么又看到这现代化的一切了?难道是不知不觉被心魔入侵,勾连起了她第一世的记忆?

可这也不对呀,为了突破她做了完全的准备,把自己积累多年的家底都用上不说,还是在她家便宜师尊布置得洞府里突破的,他家便宜师尊虽然没怎么见过,但是入他门下,不管是入室弟子还是记名弟子,都有一幢好处,那就是可以在他老人家亲自布置的洞府净室内突破,什么样的小小金丹期心魔能突破返虚境界大佬布置下的重重防护打扰到她?再说她都已经种下道种金丹已成在稳固境界,何来心魔这一说?

想到还有一种可能,难道是她又回来了?沈芮蓦地一下坐起,身体摔倒下擦伤的刺痛提醒着她,这一切真实如一的反应越发的提醒她这种可能性的真实性。环顾四周,周围的场景让她轻易还原出现实,这是一场意外的交通事故,宾利车前头无撞击,距离身边的单车还有一些距离。

应该是一切都发生在闪电之间,显而易见,宾利想要拐弯儿,骑单车的她直行穿马路,这是猛然突发情况,急促躲避的结果。

“小姑娘,小姑娘,你还好吗?···”老周关切的问道,大热天的,他穿着单薄的衬衫西裤,老实的面庞上却是忍不住冒虚汗,“咱们去医院看看包扎一下吧!”

虽然他没违反交通规则,没有撞到人,但是人家小姑娘这明显摔伤了,他也不能说没有责任,自来汽车和自行车的事故,总归是汽车一方承担责任的。所以他在心里一个咯噔之后,立马下车查看情况,积极解决事情。

他不怕解决事情,就怕人家小姑娘摔出个好歹,或者遇到不讲理的讹人,他处理不妥当,耽搁四少的时间,闹大了对主家影响不好。眼看周围看热闹的都忍不住驻足,他这心里越发的着急。

而此时,沈芮脑海中暂停的记忆涌现,融合,让她清晰的确认,她是真的回来了,回到她初始的现代世界,回到她二十二岁这年初夏,呵呵哒,这可真是一遭回到解放前了呢。不过,她也得感激这冥冥中的机缘,让她重回自己身上不是!

活动了下手脚,就是些擦碰的外伤,没有伤到骨头,她没兴趣搁在给人围观看热闹,更没兴趣讹人,起身扶起车子,比起在这里耽搁时间,她更着急赶回去,看看爸爸妈妈,看看爸爸现在伤怎么样了?

会发生这场事故,就是因为之前她这边接到消息,爸爸在家帮人修房子,从梯子上摔下来正送医院抢救,接到消息,她心里翘急,平日里还算稳重的那波,这一次做了抢黄灯的动作。

“我没事,叔,让您受惊了,是我着急抢路,耽搁您了!”索性,她没撞到对方的车子,并不存在需要过交警的纠纷,沈芮道了个歉,刚巧这一耽搁,直行的绿灯将将要再次亮起,她就准备骑上车子继续前行。

“小姑娘,小姑娘,若是有哪里不舒服,你随时打我电话!”眼看人家小姑娘利索的就要上车离开,半点儿没打算讹人的意思,老周急忙追了两步,给沈芮递上了一张名片。万一人家小姑娘回去有什么不舒服的,他也算是负责到底了。

名片已经塞到手上,绿灯通行时间有限,沈芮也不耽搁推诿,摆摆手和老周告辞后,滑行两步,跨上车子继续前行。虽然多年没在碰过现代交通工具,但是好歹身体的本能和记忆都还在,沈芮车把左右歪了那么两下,就掌握稳定,让车子随着她蹬动的方向继续稳稳前行。

没热闹可看,围观的人散去,老周也赶紧上车,启动车子离开,以免妨碍交通。沈芮离开后就不再关心后续,她一路按着记忆,直奔就近的地铁站,转了两趟地铁到达火车站。

买了最近一趟回岛城的动车票,沈芮历经七个小时的旅程后抵达岛城,又转了一次大巴,两次公交,终于抵达目的地老家东林县人民医院。这一路上,对于两世或者三世记忆融合中的沈芮来说,一切都是陌生又熟悉的矛盾。直至沈芮在骨科住院部312病房门口看到那道熟悉的人影,这个世界陡然在她的意识中清晰起来。

“妈!”张口就来的熟悉发声脱口而出,沈芮已经声音哽咽,不由自主的热泪盈眶。多少年了,她都不敢轻易回忆被她锁在在心底的现世记忆,终于再见到生她养她的妈妈。现在的妈妈,头发还大多数都是黑色的,脊背还是挺直的,脸上的皱纹都还不是很多。

“哎,芮芮,你咋回来了?”郑海娟一回头看到闺女噙着泪珠子眼眶都是红的,不由赶紧上前:“你爸没大事,就是腿摔骨折了,好好养养就会好的,我闺女别怕!”估计谁通知闺女了,话没说清楚估计,可把孩子吓着了。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
<u></u><ol id='JUuZB'><cite></cite></ol>
    <b></b>
      <samp id='rBIod'><var></var></samp><basefont id='oaXR'><i></i></basefont>
      <cite id='mV'><sup></sup></cite><caption id='jwX'><var></var></caption>
        <em id='jUJGfqrB'><ol></ol></em>
          <big id='KSIooV'><strike></strike></big>
          <strike id='rhTUIOp'><bdo></bdo></strike>
            <q id='JxkiLMOJ'><basefont></basefont></q>
              <em id='DRgBZTTo'><blockquote></blockquote></em><listing id='gk'><strike></strike></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