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小孩子的善与恶
乔宁馨脑中想着涌进来的那些事情,乔宁馨这么努力向上的一个人却被镇上的人说她泼辣,对病弱的妹妹不好。以至于她拖成了老姑娘都没有人要,别人都怕她泼辣刻薄的名声。后来好不容...

乔宁馨脑中想着涌进来的那些事情,乔宁馨这么努力向上的一个人却被镇上的人说她泼辣,对病弱的妹妹不好。

以至于她拖成了老姑娘都没有人要,别人都怕她泼辣刻薄的名声。

后来好不容易来了姻缘,乔宁娜却是踩着她,用柔弱勾引了她的对象。

这让原主前世一直忿忿不平。

而乔宁娜哭着求她让位的时候。

除了几个妹妹,父母长辈邻居全都站在乔四妮那边。

所以哪怕是有重生的机会,原主都不愿意再来一世了。

因为她实在太无奈了,却让她这个和乔宁馨有着一样名字的人进入了小姑娘的躯壳当中。

“谢谢婶子支持!”

别过了妇人,乔宁馨就扯着乔宁娜往河边去。

而那位婶子就已经对于乔家父母事情八卦开了。

有着这位做宣传,乔宁馨惩罚起妹妹来那是毫无压力。

乔四妮眼看没有求救没有用,索性她也就不去费这个嗓子了,不过在经过一户人家的时候,乔四妮忽然朝着围墙里面喊:“广德哥,广德哥,姐姐要把我淹死了,救命呀!”

“吱呀!”一声篱笆门打开,里面出来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乔宁馨一看对方,想起了是谁。

是乔宁娜的忠实舔狗,对乔宁娜非常忠心。

只要乔宁娜想要的,他都会想办法哪怕是偷都会给乔宁娜送上,不过对方的生命在二十四岁那年终结。

那年乔宁安看到商场里的一只表,说是想要,男子买不起,于是去抢,失手杀了人,被判了死刑。

“你做什么?还不把四妮给放下,乔二妮!”

“方广德,你敢靠近一步试试?你敢靠近一步,我就喊非礼,到时候你瞧瞧公安会不会把你抓走?”

果然乔宁馨的话把方广德给吓住了。

“小小年纪不知道读书,成天只会追在小女孩屁股后面。

我家四妮可是想要嫁城里人的,你也不撒泡尿瞧瞧自己什么德行,配的上我家四妮吗?”

乔宁娜原本还想要下意识的反驳乔宁馨的话,但听到乔宁馨说她的理想是嫁城里人。

还说方广德配不上她,她看了自己和方广德之间的差距,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不过她也就恍然了一瞬间就发现不对了,要是方广德不救自己,自己可真是要被乔宁馨教训去了。

她觉得还是要先把乔宁馨给稳住了再说。

“方广德,你别听我二姐胡说八道,想要嫁去城里的那是她,不是我,我要留在爸妈身边,要成爸妈的小棉袄。

嫁去城里了那怎么孝顺他们二老?

而且现在大家都是红旗下的好孩子,哪里有什么配不上配得上的。二姐,你的思想觉悟不好。”

“这么说你是喜欢方广德的了?”乔宁馨顺着乔宁娜的话说了下去。

“我,我年纪还小,哪里知道喜欢不喜欢的?二姐,你别胡说八道。”

“那就是不喜欢方广德了?我说妹妹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人家方广德这么大了,再过一两年家里也要说亲了。

你这样吊着别人可不好。要是喜欢的,那就大大方方承认,这样父母做主帮你们先订下来。”

听到订婚,以城里人为目标的乔宁娜脸都吓白了,要是现在订婚以后她还如何找城里人?她可不想一辈子在镇上。

“四妮!”方广德眼神饱含期待。

“广德哥,我还小,我真没有想过这些,你别听我姐胡说八道,她自己都没有着落呢!”

“那是我还没有遇上人呀,你都能喊广德哥救命了,这还不算是能成作对吗?”

“方广德,你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跟你爸去学活去,我们家可要不起千金小姐,您还是找别人求救吧!”

忽然一个声音高亢的女声从几人身后传来,侧头一看不是方广德的母亲又是谁人?

只见方广德的母亲此时双手叉腰,硕大的胸脯气息起伏,她吃完饭平常都会去外面与人唠嗑。

这不是刚刚和人唠嗑完,听了乔家的八卦,这才哼着小曲心满意足的回来。

回来就看到乔家姐妹,这还得了,自然是要棒打鸳鸯了。

娶妻娶什么?

当然要娶胸部大,屁股大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才好生养。

就乔四妮这样的金贵人,人又像是纸片人一样的瘦,她可要不起。

“阿母!”

“你喊祖宗都没有用,方木头,你让儿子学木匠,你就这么教人的?”

“方广德,是不是老娘三天不揍你,你皮再痒了?”

方母一边喊,一边上前一把揪住了儿子的耳朵。

别人的女儿她不好过分教育,这教育教育自己的傻儿子还不能随便教育吗?

“阿母,阿母,疼疼疼疼疼,您快放手,放手!”

方广德整张脸都被自家老娘揪的皱了起来。

乔宁馨脑中却是浮现儿子死掉之后方母整个人就如行尸走肉,头发也是一夜花白的模样。

好像和乔宁娜沾上的没有几个是好下场的,包括她们姐妹。

乔宁馨面无表情的拎着瘦弱的乔宁娜继续朝着河边走去。

“二姐够了,我知道错了。”

乔宁娜见实在没有法子了,只能是认错。

“错?你知错哪里了吗?”乔宁馨冷哼。

有些事情光是嘴巴道歉是没有用的,就像是前世一些人在微博上发表了一些不好的言论。

后来眼看着要付出惨痛代价于是冷冰冰公式化语言来一句“我错了”一样。

“错”那是真正要认识到这个错错在什么地方?

宁馨想起前世那些熊孩子做出来的恶劣行径。

乔宁娜不知道河里会淹死人吗?

父母都是耳提面醒小孩子不要去河里单独玩水,水里淹死过人。

这说明乔宁娜是知道会淹死人,既然知道会淹死人为什么还要把人骗进河中呢?

那就是乔宁娜心中的恶,或许乔宁娜在某些方面看不惯乔宁飞,所以才会想着用什么法子将乔宁飞给除去了。

前世乔宁飞就这么冷冰冰的躺在河水里。

等到把人救起来的时候三妮耳朵鼻子嘴巴全都是泥巴,而乔父乔母并不知乔宁娜骗乔宁飞摘菱角的事情。

所以乔父乔母就觉得是乔宁馨这个姐姐没有管好弟弟妹妹,把她绑起来打了一顿。

还饿了三天。

后来还是镇长听说了之后怕闹出人命来做乔父的思想工作。

而乔宁静之所以没有说出事实真相,只怕也是因为出了人命,乔宁娜害怕于是警告了乔宁静。

小孩子其实更不会分辨善和恶,他们只会去遵循本能,趋势利弊这是人的本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fn id='TqMqj'><blockquote></blockquote></dfn><abbr id='IZeimf'><comment></comment></abbr>
    <legend id='YIjEN'><kbd></kbd></legend>
    <bgsound id='mha'><u></u></bgsound><u id='ErmXHtPD'><address></address></u>
        <l id='ZDtGc'><option></option></l>
        <sub id='sHhy'><center></center></sub><sub></sub>
          <q id='Ea'><xmp></xmp></q><sup id='qCOgq'><caption></caption></sup>